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长春市九台区百多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长春市九台区百多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从今年的五月份到七月二十三日两个月时间,有十万三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的诉状。其中长春市九台区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通过邮局特快、挂号信将控告江泽民刑事控告书邮寄到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法院。

以下是长春市九台区部分法轮功学员修炼受益与遭受江泽民及其帮凶迫害的情况:

吕雅轩,女,六十三岁,护士(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她以前身体很不好,心脏病、胆囊炎、五更泻、神经衰弱、失眠;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中没吃药病全好了,达到无病一身轻,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家人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本人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仍未恢复)给生活带来极大困难,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八年,流离失所一年多,儿子也因受牵连被公安局抓捕毒打恐吓,被非法关押六、七天出来后跑到外地几年无音讯,被迫辍学。

刘丽影,女,四十六岁,个体。以前身体很不好,经常感冒发烧吃药打针、头痛病天旋地转的,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转变,不吃药病就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也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跟人斤斤计较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三天两头来家骚扰、恐吓,有时来电话恐吓,对家里人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罚款二千元,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一次,后流离失所,非法刑拘一次十四个月,这期间遭受了刑讯逼供、酷刑,非法判刑九年。

胡亚文,女,六十岁,已退休。以前有很多病:心脏病、心力衰竭、类风湿、痛风病,脾气暴躁整天骂孩子、骂丈夫,家无宁日,炼功以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在十六年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罚款二百元,刑拘二年多,判刑五年,回来后多次遭到公安局、派出所、社区人员骚扰,三天两头来我家砸门;被迫离家出走,从此流离失所。在刑拘期间遭到殴打、灌食、坐老虎凳。

刘玉芬,女,六十岁,农民。以前有头痛病、腰痛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后不吃药全好了,在这十六年里经历了多次骚扰恐吓,使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丈夫吓出了心脏病;二零零八年离开了人世,这期间非法绑架五次、劳教四次,罚款二百元,给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

杨红艳,女,五十岁,农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炼功前有很多疾病;腰椎管狭窄、类风湿心脏病、头痛。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都好了,身体轻飘飘的干活也不累。在这十六年的迫害,她和家人受到了无尽的伤害和无法计算的经济损失。被非法绑架六次,非法拘留六次共九十天,勒索二千七百九十二元,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二次十一天,非法劳教二年一个月,非法抄家二次。绑架劳教时正值秋收,公婆被拘留,丈夫被非法劳教四次共七年,家里剩下十一岁的孩子,养的牛也跑了,地里的庄稼无人收,家里那个惨状无法来表达。

许亚珍,女,五十七岁,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大法,以前有很多疾病,眩晕头痛、肺病、淋巴瘤,自从炼功以后病都好了,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转变,在这十六年的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被非法绑架在九台看守所,遭受酷刑、殴打,丈夫受到惊吓、恐慌,一年后患病去世了,家中剩下孤独的孩子。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在女监被强行洗脑、强行奴役干活,给她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拱小丽,女,四十五岁,银行职员。十六年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和丈夫史文卓及家人遭受非法抄家、非法通缉,流离失所、非法绑架劫持、毒打、拘留、劳教、判刑。经常受到派出所,街道人员到家非法骚扰,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使家人经常在恐惧中度过,她被非法拘留五天,单位停发四月工资。史文卓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一年,非法绑架二次,看守所二次史文卓被非法判刑二次共十三年,现仍非法关押在吉林二监受迫害。史文卓在非法判刑和劳教期间,受到多次各种酷刑迫害,抻床(一种酷刑)蹲小号、殴打、上死人床,不让睡觉,强行坐小板凳等等。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必须将江泽民绳之以法,也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黎建英,女,五十七岁,以前脾气很不好打孩子,丈夫孙世文身体很不好,严重的鼻炎,还有不知名的病,由于生活困难无钱医治,后来一九九七年炼法轮功以后脾气好了,丈夫的病不见了,还能出去打工了,天天乐呵呵的一家人很幸福。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丈夫被非法拘留一次二十天,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二十天就给迫害死了,家里剩下三个孩子,大的十九岁,老二十六岁,小的才十岁,没有生活来源,孩子们都辍学打工去。她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判刑四年,小女儿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还经常受到派出所、公安局的人骚扰、恐吓,还被非法抄家一次,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几十本大法书,DVD一台,P5两个、P3两个。迫害给三个孩子在精神上造成极大的伤害和经济损失。

孙桂芝,女,五十四岁。已退休。一九九八年春修炼大法的,炼功三天风湿病就全好了,修炼一个月胃病也好了,还有从小头痛病也好了等等,不但病好了,身心都得到了净化,非常感恩李洪志师父。在这十六年之久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非法劳教一次二年,洗脑班二十八天,之前和之后经常遭到当地派出所、单位派出所和单位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骚扰、监控、蹲坑。在绑架期间受到刑讯逼供,皮带抽脸打头,皮鞋踢;劳教期间受到电击等酷刑。

韩孝莲,女,五十七岁,已退休。以前身体很不好,甲亢、心脏病、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中病都好了,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在十六年的迫害中,遭受了很多迫害,被非法骚扰、非法绑架、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十一年;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修炼被酷刑折磨,抻床、上铁椅子、上死人床、上手脚连体手铐脚镣,给她身心及家庭造成无尽的伤害,父亲在恐惧中脑血栓加重,儿子十六岁因受到牵连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迫辍学。

高淑兰,女,七十五岁,已退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以前有急性风湿病、神经末梢炎、腰腿痛、心脏病高血压。修炼不到两个月所有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都好了。在十六年的迫害中,经历了拘留一次十五天,勒索一百八十元,看守所非法关押二次共三十七天,北京办事处四天勒索六百元钱,以后经常到家骚扰、恐吓,给一家人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在经济上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戴瑶琪,女,六十五岁,已退休。以前身体不好,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在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二次不到三十天,勒索四倍伙食费钱外加六百元,被非法绑架二次,洗脑班非法关押九十九天勒索一千七百元,警察多次上家骚扰迫害,正常生活不能保障,经济损失上万元,

王凤莲,女,六十三岁,已退休。患有神经末梢炎,两手苍白,腰椎管狭窄,胃病;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在十六年里经历了拘留三次四十五天,罚款共一千五百元,经常受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的人骚扰、恐吓,给她家人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

张秀华,女,五十岁。修炼法轮功前有头痛病,还有医院检查不出来的腿痛怪病,每天周而复始,身心备受煎熬。修炼后身体所有的病状全部消失,人从此精神起来了,家庭更加和睦、祥和。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被警察非法骚扰炒一次,非法绑架二次,非法判刑五年,丈夫来监狱看她没让见,回家后病重不久离世了,父亲也牵连受迫害,不久也离世了,家破人亡。

王桂波,女,六十六岁,一九九九年我喜得大法,以前身体很不好,全身都是病:气管炎、胃病、风湿病、子宫肌瘤,术后更重了,炼功后,真的病都好了,法轮功太神奇了,不但却病健身,还能提升人的道德品质。

朱兴侠,女,六十二岁,以前患多种疾病,头痛、颈椎病、肝炎、妇科病,每天用药维持,一九九八年得大法后,两个月一身病全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本人也遭受其迫害,被当地派出所多次骚扰,非法抄家一次,抢走录音机,多次被强迫写保证,给她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精神压力和心灵上的伤害,经济上也受到很大的损失。

常忠民,男,六十六岁,农民。以前我身体很多病,心脏病、气管炎等等,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后,不长时间病全好了。十六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他我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非法抄家一次,在他不在家时,抢走大法书,后来在村干部的授意下乡里人员经常到家里骚扰,社会福利被剥夺,给他和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

董淑芹,女,七十八岁。已退休。她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炼功后她和家人都受益了,她以前很多种疾病都好了,现在干什么活也不累了。在这十六年对法轮功的迫害,被非法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四百元,丈夫也被非法绑架拘留十五天,以后经常有人到家里骚扰,非法抄家一次,把她丈夫吓出了心脏病,含冤离世。

朗佰明,男,四十五岁,经过几年的炼功,身体的病全都好了达到了一身轻。在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二次共三十四天,非法劳教二次三年零三个月,非法抄家一次,在劳教所强行灌食一次,奴役劳动,电棍电,回家后家经常有人骚扰,使得家人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精神受到很大压力,他被迫流离失所。

李淑芹,女,八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有美尼尔氏综合症、骨质增生,不能走路,神经官能症,病痛折磨我都不想活了,通过炼功一段时间,多年的疾病全都没了,无病一身轻感觉真好。在这十六年迫害中她被非法绑架四次,非法拘留二次共二十一天,勒索六千元,经常有人到家骚扰,使家人都在恐惧中生活,给家人在生活上、精神上造成很大压力。

郭晓媛,女,四十四岁,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使她身心受益,感到这是一部好功法。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她被非法绑架一次,拘留十五天,之后经常受到派出所的人骚扰,家人整天担惊受怕的,精神上、经济上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宋洪玲,女,五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得大法,不到十天全身病都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遭受了非法抄家一次,非法通缉、流离失所,非法绑架三次,非法劫持、关押小号,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天天奴役干活,强行洗脑,当时孩子才八岁,给家人和孩子精神上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经济上巨大的损失,使她家卖店不能营业,这期间多次受到公安局、派出所的骚扰恐吓。

魏彩艳,女,五十一岁,一九九八年母亲有外伤造成卧床不起,修炼大法后,几个月就能下地了,能正常走路了,全家人感到很惊奇,因此她也开始炼功了,之后很多病都好了,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在十六年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她也遭受了很大伤害,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非法绑架一次,非法抄家一次,电脑、打印机、耗材、大法书和个人用品照相机被抢走,在看守所关押九个月,非法判刑三年半,在监狱里强行洗脑,强行奴役干活。

魏志荣,女,五十一岁,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父母的很多病都好了。在十六年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全家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母亲郝桂清,七十三岁,非法绑架几次未遂,后来流离失所三年多,这期间派出所的人经常到家里骚扰、蹲坑;弟弟魏志军也经常受到骚扰恐吓一次,被派出所勒索一万元。

于冬梅,女,四十二岁,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前有多种疾病,脑供血不足等,炼功后不长时间,什么病都没有了,无病一身轻,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她和丈夫被公安局非法骚扰一次,怀孕七个月被迫流离失所,非法绑架二次、非法抄家,现金几千元被抢走,抄走大法书籍及个人证件,丈夫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看守所七天,勒索共十几万元,给一家人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上的伤害。

朱凤芹,女八十岁,一九九四年得法,当时丈夫张文生患胃癌化疗,通过炼功后胃癌自愈,身体非常健康。在这十六年的迫害,全家受到很大伤害,非法拘禁二次,被公安局骚扰恐吓多次。不得已被迫流离失所几年,不久丈夫含冤去世,给一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上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

王淑芹,女,四十五岁。农民。一九九六年炼功前我百病缠身,炼功后我百病都好了,性格变得温和善良,家里很幸福。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也遭受了无尽的伤害,被非法绑架四次,拘留三次,强行送洗脑班二次共四十五天,勒索三百九十六元,非法抄家一次,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强行奴役干活,二年不让家里接见,年老的父亲经不住这么大的打击和思念一病不起,不久带着忧伤和思念离开了人世。

李艳华,女、五十九岁,农民。一九九八年修炼前身体很不好,头痛、胃痛,炼功后都自然的好了,性格变得善良,家庭和睦。在这十六年的迫害,本人也遭到无尽的伤害,非法拘留三次共四十五天,勒索三百九十二元,非法抄家一次,非法劳教二年一个月,在劳教所里强行转化,几个人按住手强行按手印,她母亲被惊吓在漫长的思念中含冤离世,多次受到公安人员的非法骚扰、恐吓,影响了家里的正常生活和农活。

王殿华,男,五十六岁,以前身体多病,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炼法轮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身体有了明显的改善。在十六年的迫害中,经历了很多的魔难,被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勒索一百九十六元,非法绑架三次,非法送洗脑班一次,非法抄家二次,九台公安局的人经常来家非法骚扰、恐吓,流离失所一年多,在公安局刑讯逼供;在监狱里关小号、殴打、不让家人看,给他和家人造成无尽的伤害和经济损失。

王香丽,女,五十八岁。她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半年,以前的关节炎、肩周炎、胃炎不治而愈,更加惊奇的是丈夫不炼功可他也受益,肝硬化有所恢复,家庭和睦了,其乐融融。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抄家一次,非法绑架一次,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王亚杰,女,七十岁,一九九八年开始炼功;以前患有多种疾病,神经官能症,脑震荡后遗症、皮肤病,我炼功三天就全好了,十几年再没吃过药,感到一身轻,也知道怎样做个好人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也遭受了很大伤害;被非法绑架二次,非法拘留二次共三十天,把家人吓得哆哆嗦嗦,使家人在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经济上受到了很大损失。

王亚军,女、六十五岁,自修炼大法后,知道了怎样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身心得到了净化。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遭受了很大的伤害,被非法绑架一次,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三百元钱,以后家人经常处于恐惧之中,老父亲白天不敢出门老害怕。

孙雅谦,女,五十九岁,以前得过难以治愈的疾病,一九九四年炼法轮功后不吃药病全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绑架一次,非法拘留十五天,经常受到非法骚扰,给家人带来极大伤害。姐姐孙雅君,也被非法拘留二次,非法绑架一次,现在还被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已经三个月了,家里人整天提心吊胆的,母亲几年来受到惊吓得了心脏病。

谭国华,女六十三岁,已退休。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炼功后她的身心得到了净化,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绑架一次,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在极大的恐惧中得了重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最后还是大法救了他。

唐淑珍,女,七十七岁,她以前身体很不好;肾炎、贫血低血压、腰椎管狭窄,生活不能自理,听人说炼法轮功祛病有奇效,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病真的都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老伴是个肿瘤病患者,看她炼功身体好了也炼了法轮功,病情一天比一天好,一年后去医院复查,癌肿消失了,医生很惊讶的问怎么好的?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绑架一次在公安局审讯四个月才放回家,在这种恐惧的压力下家人害怕,老伴不敢炼了,一年后癌肿复发,不久离世。

刘志燕,女,七十二岁,已退休。于一九九六年学炼法轮功的,之前她有各种疾病;气管炎、胃炎、风湿病、眩晕症。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也遭受了很大的伤害,被非法绑架三次,非法抄家一次,非法拘留三次共二十六天,勒索一千四百元,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后又受到公安局、派出所非法骚扰,使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整天在惊恐中生活,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及经济损失。

李杰,女,五十二岁,家务。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不久,以前的心脏病,严重失眠,偏头痛,风湿病都不翼而飞了,身心得到了净化,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绑架二次,非法拘禁一下午,看守所非法刑拘八个月,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很多酷刑,强行洗脑,还非法抄家一次,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李颖萍,女,七十五岁,已退休。以前有很多病,肺气肿、心脏病、眩晕症,经常不能正常上班,走路困难,一九九六年炼功,炼功不长时间她的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正常上班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也遭受了迫害,非法拘留一次,被勒索后放的人(款数不详家属交的钱);被非法绑架一次,勒索二千元放人,给一家人在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及经济上遭受了很大的损失。

李元波,女,五十七岁,一九九四年喜得大法,以前身体很不好,性格孤僻,肝病,过敏性鼻炎,得大法后性格变得开朗了,病也好了,真正知道人活着的目的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二次二十八天,非法劳教十五个月,给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刘翠兰,女,六十四岁,以前身体很不好,由于经常野外作业,造成碰伤腿、脚变形,气管哮喘,万分痛苦,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没几天病都好了,走路生风有了精神。这十六年的迫害,街道和派出所的经常来家骚扰,让丈夫监视,被迫二次离家在外流离失所,过着果不饱腹的日子,等回来时,见丈夫得了类风湿,后又得了股骨头坏死,生活不能自理,给她和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

朱德祥,男,六十四岁,被单位开除公职。因在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受益,道德与境界得以提升,感受了李洪志师父法轮功法理的博大精深。在这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二次三十天,停止工作三个月,非法劳教一年,被强行送洗脑班三个月,流离失所一年多,后又被单位开除公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监狱这十二年里饱受了多种酷刑折磨,肉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被野蛮强行灌食四天等等,年迈的母亲因思念、担心儿子不久含冤离世。

孙凤华,女,六十岁,个体。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以前百病缠身胸膜炎腹水、腹膜炎腹水、肾盂肾炎、肝硬化前期,肚子大的象即将临盆的孕妇,修炼大法不到一个月身上的病全好了。在十六年迫害中被非法扣押二次,非法拘留三次四十天,勒索二千元钱,非法绑架一次,非法抄家二次。

滕国君,男,四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得到净化受益很多,在十六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三次共四十五天、看守所十四天,被勒索共计六千一百九十六元钱,被非法劳教二年,因不放弃修炼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在劳教所里因不放弃修炼被电击酷刑折磨,因不服奴役干活,又被电一次,十六年的迫害使他和妻子被非法通缉、绑架、劫持、恐吓。

余淑清,女,六十三岁,已退休。一九九六年八月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修炼一段时间后颈椎病、妇科病等疾病没吃药,全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达到了一身轻,也使从自私的心理超脱出来。在十六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非法拘留、罚款、非法关进洗脑班,恐吓、骚扰,把她母亲吓犯了心脏病,迫使她流离失所,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姜杰,女,六十三岁。一九九八年九月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以前的心脏病、肾炎、支气管炎、风湿性腰腿痛全部消失了。在这十六年的打压迫害中,被非法绑架一次,非法劳教十八个月;警察还威胁恐吓她丈夫,用欺骗的谎言使家人花了大量的资金,丈夫的心脏病复发,她回来后警察还打电话骚扰,给她和丈夫、儿子、儿媳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和极大的痛苦。

王兰香,女,五十六岁。从小体弱有气管炎、妇科病、关节炎、乙肝多方求治无效,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以净化,所有的病都好了,性格也变得开朗,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二次,共三十天;被绑架到洗脑班二次共二十二天;被非法劳教二次共二年六个月;非法抄家二次。被勒索人民币(多少不详),多次停发工资、奖金;南山派出所和“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多次到医院、家里恐吓、骚扰或电话恐吓、骚扰;在劳教所里我拒绝放弃修炼,被强行奴役劳动。

李淑荣,女,八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有严重的美尼尔综合症、骨质增生不能走路,神经官能症等疾病折磨的我疼痛难忍,都不想活了;通过学法炼功,多年的疾病全都没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在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绑架到北京房山监狱一次,非法绑架九台公安局二次,九台收容所一次十五天,非法拘留八天,勒索四次共计六万元钱,给一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及经济伤害。

魏洪久,男,五十八岁,农民。一九九七年通过学法修炼后,多年的心脏病等各种老年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同时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变化。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他的老伴多次被抓,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骚扰,非法绑架妻子一次,非法毒打,非法拘留十五天,非法劳教二年一个月,非法勒索。

郝万玲,女,四十四岁,农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病气胀、胆囊炎、肩周炎、妇科病都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绑架次,非法抄家一次,非法绑架二次,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十五天,多次骚扰,在劳教所里被强迫做奴工。

林显臣,男,六十四岁,农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以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风湿病、肩周炎、鹅掌风、胃病等,炼功后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钱被收走,家里的二头牛被乡党书记牵走,花八百元钱赎回,警察非法抢走大法书,讲法磁带,警察又强行砸门,强行非法绑架我妻子,刑讯逼供,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石连英,女,七十四岁,理发师。原来患有十二指肠溃疡、胃出血、子宫下垂、肾炎、风湿性心脏病、内囊炎黄疸型肝炎等多种疾病,正当绝望时,经别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半个月她身上的病都好了,是法轮大法才使我绝路逢生。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劫持三次拘留三十天,非法关押九天,多次被骚扰给家人及孩子造成了正常生活上的困扰和精神上的伤害,对她的身体也造成了伤害。

尹桂兰,女,六十七岁,退休教师。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多年的风湿病、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妇科病、胃病、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修心向善,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在这十六年的迫害,被非法劫持二次,非法拘留三次三十四天,非法绑架二次,非法关押洗脑班九十三天,勒索共计四千四百元钱,非法抄家二次,抢走师父法像、收录机、大法书,多次被非法骚扰。

尹艳凤,女,四十八,农民。一九九八年冬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教人向善,能使人的思想境界得以升华。在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绑架二次,在公安局刑讯逼供还、酷刑折磨,搜身,非法劳教一年加期三个月,非法关押洗脑班五十六天受尽了非人折磨,酷刑迫害,回家后,经常骚扰,威逼恐吓年幼的孩子,给一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张淑华,女,六十四岁,农民。一九九八年春修炼后,多年的心脏病、肾炎、失眠、子宫下垂全都好了。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劫持一次,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四千八百元钱,她丈夫也被绑架,刑讯逼供,非法拘留十五天,被非法劳教一年,她本人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当地派出所多次骚扰家里,正常生活不能保障,给生活造成极大困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