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监狱 »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五)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接前文)

五、酷刑方式举例

1. 五马分尸式的抻床

吉林监狱最残酷的刑具就是“抻床”。人仰面躺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形,木板床上有四块钢板固定在两手腕和两脚脖处,使身体与床板离开距离,使人“腾空”。“腾空”后全身自然呈被“抻”状态,人的体重越重, “抻”的力度越大,没有松动余地,全身关节充分“抻”开,呈“五马分尸”状,几分钟人就昏死过去;十几分钟四肢筋骨皮肉全部离位,从此人就残废了。恶徒们还用小皮锤在身体的各关节处敲打。犯人们说:“这是上抻刑,胳膊、腿一抻,时间一长,非死即残。”


酷刑演示:抻床

更加残忍的是:“抻”二十至三十分钟,待四肢没有知觉后,放下来,暴徒一起上来给揉搓手脚,待稍有知觉再“抻”,他们管这种“抻”法叫“冲锋”。严管队管事犯人“大刚”曾对人说:我在严管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看到谁能挺过三次“冲锋”的。法轮功学员王增武、谭秋成等都遭受到了“三抻三放”的酷刑。法轮功学员史文卓,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零零四年五月被上“抻床”三十分钟。

法轮功学员吴仪凤,在吉林监狱多次遭到毒打后,被抬入严管,上抻刑,整个人几乎离地,只有屁股着着铺板,手、脚腕一会儿就发青了。紧接着打手徐志刚对两名反省犯人说:“给其活动活动筋骨。”两名犯人抓其手脚在铁铐上反复磨擦,一会儿便皮开肉绽,紫黑恐怖,致使吴教授痛得小便失禁,泡烂了在监区遭迫害坐搓衣板时磨出的疮。第二天,新任狱警怕承担责任,让抬医院,其残害程度令犯护、医生大为惊骇,说:“你们也太狠了吧!”

二零零四年六月初,九监区法轮功学员曹中华不但遭到毒打,并被用“抻刑”酷刑折磨,酷刑对曹中华造成严重的伤害,昏迷不醒,邪恶之徒不得不把他抬到监狱医院“抢救”。

法轮功学员刘景新,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零五年一月在严管上“抻床”三天。法轮功学员张宏伟,从二零零二年开始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在严管、小号被迫害长达近两年,多次上“抻床”。法轮功学员雷明,被逼迫“上抻床”,被固定在床上七天。一监区的郑卫东,六监区的梁振兴等多名法轮功人员受此酷刑。由于惊吓百分之九十的人有严重的心脏病……五大队谭秋成因拒写“四书”被送严管班上“抻床”迫害,舌头被咬破,手和脚被抻破。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健华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死于吉林监狱“抻床”之上。三十六岁的吉林德惠法轮功学员孙迁和吉林白山法轮功学员刘兆建都被上抻床,被抻后二人手脚残废,后被转至老残监区。还有一名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上抻床后,腿成了终身残废。

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施用长期上固定床等残酷刑罚,曹洪彦被抻致使胳膊受伤;谭秋成手腕皮肤被抻破,身体变成了皮包骨,手脚被冻伤;唐雨强被折磨致使胸部腹水……

2. 疼痛难忍的错位抻床

这种酷刑,是用钢筋做成套,固定在铺板上,将受刑者身体错位,(不是以前的大字形状,手和脚都是斜上方或斜下方拉开),拉到极限锁死,身体成扭曲状,再往身下放木棍、脸盆、罐头瓶等物品,最后将身体完全悬空。一段时间后,受刑者的关节全部拉开,十分痛苦。

这种刑法让人的面部朝地,四肢有绳子抻开,四处用力一抻,本来趴在地上的人就被抻离地了。抻前恶警问你“转化不转化?”,说一个“不” 字就开始抻,三次就能把人的手腕、脚腕等处的肉皮拉开,把筋拉出来,来回的抻把筋拉断,这样人也就残废了。

法轮功学员孙谦,遭监狱恶人施以抻刑,一般人都坚持不过两次,孙谦被抻了三次,最后把脚后跟处的筋给抻断了,被送到了监狱的“老残队”。

法轮功学员雷明、杨锋、滕伟强等许多人都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折磨,有的人手脚都被抻坏了,有的手和脚的指甲都被抻掉了。

3.苦不堪言的固定床

“固定床”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时身体与床不分离,不腾空,四肢松紧程度要比“抻”时松。固定时除大便时可以从床上下来,小便和睡觉都不让下来,固定时间越长,受刑者越痛苦,此刑具多用于小号,严管,矫治中心,是吉林监狱常用刑罚之一,吉林监狱共有十七套“固定床”刑具,法轮功学员大多都受过此刑。


酷刑演示:固定床

曹洪彦二零零三年十月在矫治中心上“固定床”二十多天。学员王洪亮,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二零零三年十月被上“固定床”十多天。

恶徒用固定床把张宏伟固定了五十八天;李德海因写严正声明被上固定床上押了一天半,舌头都咬破了;白野也被固定床固定了十五天; 法轮功学员雷明、王凤才、张文、郑刚等都曾遭受过“固定床”的残酷迫害。

王君成二零零三年十月因绝食抗议及向监狱党委写信要求公正对待法轮功学员,被押入小号,上固定床三十多天。

张春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在绝食第六天被押入小号、上固定床三十四天,脚肿、腰椎肿胀,坐不起来。

4. 骇人听闻的束身衣

束身衣也称连体衣、紧身衣,二零零八年秋开始成为迫害手段之一,监狱自制,用厚布做成,长一百七十厘米左右。只有嘴巴那个地方留个小口呼吸,被迫害者双手和身体强迫被绑住或用胶带缠住,然后强行装进“连体衣”内,把拉链拉上或绑上,就象一个死尸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时间一长就被折磨喘不上气来。有的伤残,有的被折磨致死。

张文丰、滕伟强、王洪亮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此酷刑折磨。

5.备受煎熬的坐板

坐板就是两腿盘坐,双手放平于膝盖上,脖颈、后背、腰与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不允许垫任何东西。坐板的过程中,身体不允许晃动,始终要保持一个姿势,为防止晃动,将坐板者的后背衣服用手捋出一条直线,直线如果没了,就证明你晃动了,轻则挨骂,如果不服从就会遭到管理犯人的毒打,严重的就给“上大挂”或上“抻床”。

坐板时间从早五开始到晚八点结束,中间扣除两次小便十分钟,两次大便三十分钟,两次喝水十分钟,三顿饭四十分钟,共计约一小时三十分钟,一天“坐板”达十三个小时之多。由于坐板时间长,很多人两脚外侧踝骨都硌破化脓,时间一长使整个臀部坐坏发生溃烂,大小便便在裤子里也是常事。

在严管队里有十多排长凳。前面几排的凳面宽度不足六厘米,高三十厘米,后几排的凳面稍微宽一点。在严管队里,每天从早到晚坐得笔直,稍一动刑事犯就疯狂打击,法轮功学员李虎哲被恶人们强行逼迫坐木方。

梁振兴被强迫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

刘成军被强迫坐在立起来的板子上,坐得刘屁股上血肉模糊,坐在木板上有如坐在钢针上一样。

6.最恶毒的上大挂

上大挂就是用手铐把人吊起来,腿尖不着地,有时手铐陷进肉里,关节被抻脱臼。更有甚者,上大挂的同时还施以毒打,皮鞭抽打,烟头烫等酷刑。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此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金成权就曾被上大挂,遭六名恶警轮番毒打。他们用木棒,穿着鞋的脚,拳头,皮鞭雨点般地抽打。用不干胶封嘴,再用点燃的烟头烫两个鼻孔,连续烫了六根,导致他昏迷。再泼冷水,再施以酷刑。

7.野蛮的灌食

吉林监狱曾下达密令:把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小号、严管”,强迫灌食,往死里整,灌死算正常死亡。灌食,其实是凶残的虐杀,是假人道之名行邪恶之事。他们的灌食根本不是救死扶伤,而是惨无人性的摧残与虐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一名法轮功学员讲:他们把我拖到出监队,抻上了死人床,折腾完了,开始灌食,数名犯人,有摁腿的,有摁头的,铮亮的铁扣咬蚀着筋骨,痛苦难当,头就象要爆炸一样,热血窜流,呼吸急促,几近窒息。打手丁兆松把已经插好的胃管一再往里伸,一边插一边说:“他的胃真深,你看,他的胃真深。”犯护一边灌着咸水粥,一边有人摁向我的胃部,反复揉搓,摁的食物直往外漾,直觉的那粥从胃里盘旋到肠子里,急促入厕所,连同血水哗哗排出。回来后,仍被抻上,而且又加了一扣,剧痛一阵阵袭来。灌完后把我架起来拖着走,说是消化消化,弄到教育小队刚装订好的铺板床上,一群犯人聚拢来,围观、讥笑、辱骂、恶语中伤。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孙迁绝食,恶人在给他下管灌食时把鼻孔插坏流血,灌的食物是苞米面少、盐面多达满满一瓶,确切的说就是浓浓的盐水。恶警灌食后不给供水,恶警管教邪恶的说:不管你有什么要求,你不吃饭就灌。

法轮功学员虞洪飞在进行了四十余天的灌食后,造成肠胃不好,但看护犯人不让上厕所而导致其三次大便失禁在裤子内。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