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凶残“转化”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凶残“转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中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的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凶残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中共却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二零一二年九月初为止,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的最后一批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名左右,其中有十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九月三日和四日,在李红(副所长)的同意和允许下,张晓辉(所谓的“管教”,实为恶警)先后请来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帮教”(助共为虐的恶人)金英淑和吴惠敏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两个“帮教”都是犹大,分别蹲过监狱和劳教所,背叛信仰后转到阿弥陀佛法门,乱解释佛经,随意给法轮功学员上酷刑,先后给朴太淑、王兰英、徐辉、刘君、明艳波、张俭英、雷秀香和费桂玲八人上了酷刑——抻刑,四肢绑在单人床四个角,臀部着在床的铁条上,不写“五书”不放下来。张晓辉、朱丹(大队长)、金丽华(副大队长)、鞠萍、袁颖、封晓春等恶警积极响应“帮教”的号令,帮教喊一声“绑了上抻床”就当场将人绑了给使劲抻在床上。


酷刑演示:抻刑

上此刑的人时间都不同,有的时间特长,身体被伤害的很厉害。

王兰英,长春人,五十五岁左右。第一次被抻了三十六个小时,后被关到六人左右的洗脑班小包间,因身体被伤害的太厉害,有一次在洗脑班上累的不省人事了。她醒来后就跟“帮教”讲法轮功真相,可“帮教”马上把她隔离到管教值班室,又给抻了二十四小时,之后不许王兰英跟任何人说话,严管起来。王兰英被抻的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脚被皮带勒的不过血,脚冰凉冰凉的,走路特费劲,刚开始不能去食堂吃饭,别人给她打饭来,后来好了一点,但去食堂吃饭都得有人扶着才行。二零一三年四月下旬,狱警给了她生产任务,结果她身体累着了,又出了问题去住院,之后再没有回来过劳教所,没有音信。

雷秀香,家住吉林,五十多岁。被抻的双手除了两拇指和两食指听话,别的六个手指头麻木没知觉,伸开了自己弯曲不了,弯曲了自己伸不直,还被强迫参加劳动,最后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了,不能干活了。尽管如此,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左右雷秀香解教前两天,吴云岫干事还狠狠的拳打脚踢了一通,泄私愤。

徐辉,松原人,四十多岁,两年都没“转化”。给她上此抻刑时身体完全腾空吊起来,只有臀部轻轻接触到铁条上,抻了五~六个小时,又给延期二十天左右,才解教。受了此刑之后,有一次她在劳动搬材料过程中,在上楼梯时腿突然抽筋,差一点拽倒。

明艳波,吉林人,六十多岁。被抻了之后,晚上上厕所在厕所还拽了一次,又是吐又是难受,差一点死过去。连普通劳教犯人们都佩服能干活的她,从此很长时间之后才能参加劳动,可是干活大不如以前,而且干干活就睡着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张晓辉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下旬用电棍电她,胳膊后背都是青紫色,九月份又抻她,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成这个样子了。狱警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赖活的人,怕担当责任,领她去检查,结果检查出脑出血、脑梗死,那搁常人随时都有可能过去,怕出事担当责任,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左右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让她回家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张剑英,吉林人,五十岁左右。本来身体很健康,到了劳教所,残酷的迫害使她出现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状态,高血压达到二百四十。十月份上了抻刑之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左右与明艳波同一天保外就医回家了。


酷刑演示:吊铐

朴太淑,四十岁左右,家住长春,七月份被送来时没报名,以无名氏名字被送来的。张晓辉和金丽华(副大队长)在八月份用两副手铐把她双手紧紧的吊铐在上下铺床护栏高处,朴太淑当场告诉她俩手铐铐得太紧了,但她俩也不理,并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她,电得她体无完肤,刑讯逼供把她名字逼问出来。九月份”帮教”来了之后给她上了抻刑,还把她单手吊铐在上下铺床护栏高处五十多个小时,之后整个一年教期内为了解私愤不顾执法犯法不允许她接见丈夫一面,给她十岁的两个双胞胎女儿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

刘君,长春人,四十多岁。刚送来时天天罚站十七个小时,被金丽华打嘴巴子是家常便饭,还不让洗漱,不让正常上厕所,拉过裤子,此事令人发指。九月份被上了抻刑后,又说态度不好,把她双手吊铐在上下铺床护栏高处,不知吊了多长时间,她休克过去了,全身体重只一只胳膊承受的多,那只胳膊伤的很厉害,狱警说这(休克)是装的。此后她站都站不稳多长时间,可管教还让她站着刷一整天的胶,一看不行,才调到一车间让她坐着合筒(当时加工大纸拎兜),欺骗她丈夫说她在这里“表现好”,所以让她干轻活,同时又跟她本人说她表现不好,两头骗。二零一三年二、三月份被逼迫写“劳教解除鉴定书”,金丽华不满意她写的,说正好有一肚子气没地方撒,拿你出气了,就拽头发乱打一通,满脸青紫。

费桂玲,柳河农村人,四十三岁左右。在二零一二年八月末刚被送来才两三天,狱警就抻了她一个白天两个晚上,逼她写了“五书”。在此过程中朱丹(大队长)专门往她小便处踢,金丽华(副大队长)用小木头锤子乱锤一身,特别是两个大腿,锤的有一个多月上厕所都不敢蹲。费桂玲从来没跟接见的家人说过大法坏话,可朱丹(大队长)到处骗大家说,别看费桂玲很木讷,在里边啥都不会说,接见家人时可明白了,跟儿子说了什么什么,最后干脆当着费桂玲的面跟别的法轮功学员捏造这样的谎言,刚开始费桂玲都愣了,不知咋回事,但马上明白了这是她的骗人的伎俩。

二零一三年过完年之后,二月二十七日左右,还有三月十五日和三月二十五日,张晓辉把她叫到管教室痛打了三次,理由是思想汇报不如张晓辉的意,假装(转化)也得给她装出来,“转化”任务得给她(张晓辉)完成。三月二十五日,张晓辉在管教室(没有监控)用电棍打了费桂玲的后脑勺(没有放电),回到车间后费桂玲干不了活,朱丹(大队长)、金丽华(副大队长)、张晓辉、苗辉、鞠萍、孙佳等六个狱警以影响别人干活情绪为由,气汹汹地拽着她的头发和四肢,硬抬到管教室要整她,途中在走廊正好遇上了陈所长视察(陈所长假装没看见把头转过去),连忙把她拽到二一一室仓库,和平谈话了,还哄她干不动就慢慢干。淳朴善良的费桂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还在劳教所受难,请多关注。目前别的劳教所在陆续放人,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是不是也该放人了?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最后一批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二年八~十月份共有八个人被上抻刑,两个没被抻的解教时又被当地六一零人员接走了,这里的所谓“转化率”就是这么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