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省女子监狱 » 中共酷刑:开水烫脚(图)
中共酷刑:开水烫脚(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逼上梁山的故事中国人耳熟能详。豹子头林冲武功盖世,又极能隐忍。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在被两个狱卒以给他洗脚为名将他的双脚按进开水中时,也是不由自主的本能的将双脚抽了出来。拔出来虽快,可是双脚脚面已被烫得满是燎浆泡了。

用开水烫脚,是以洗脚为名摧残他人的酷刑。用这种酷刑摧残他人的人,其心之毒,毒过蛇蝎。

然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中,这种酷刑却不止一次的被运用。

往脚上倒开水

现年六十岁的广东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法轮功学员李坤,曾被绑架到广东省阳江监狱。狱警曾建杏暗示罪犯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时说:“我们这种行动叫‘学习’,而且是‘加强学习’。”每次施重刑时都要把李坤等法轮功学员拖到十三监区六楼一个没有监控镜头的房子里,找来八、九个犯人对李坤等人施以酷刑摧残。这些酷刑包括:用竹牙签刺进手指甲、脚趾甲,剔肋条骨,用拖布在厕所里沾上粪便堵嘴,往脚上倒开水。曾建杏还说:“让李坤这些法轮功就是不死也要让他们终生残废,特别是身体有疾病和老年法轮功学员对他们折磨升级,如果死了是他们的疾病和年纪大导致的。如果谁不卖力要考虑你们的减刑和早日出监的问题……”


酷刑演示:用开水烫脚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辽宁省营口市盖州市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法轮功学员巩恩荣,被劫持到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他被恶警、恶人打破头,耳膜被打穿孔,肋骨被打折数根。恶人还向他身上浇凉水,用针扎手指甲,用开水烫脚,烫起大泡。参与施刑的犯人有:刘力国、刘力军、朱忠彬、周博、陈世福、刘羽等。

大连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韩淑华,在大连教养院被关进“小号”。小号就是用方钢管儿焊接成的大约一米宽,两米高的铁笼子。当人被拖进小号以后,两只胳膊朝斜上方用手铐铐上,然后铐紧手铐直到把手脖子勒破。两条腿也被分开捆在钢管上。万亚琳、苑龄月、韩健敏等恶警,唆使犯人张秀娟、王风玲、尹世珍,对韩淑华百般折磨。将她在小号吊起来,身体呈“大”字形,用木板抽她的脚,用黄瓜、木条朝她阴道里捅,往她嘴里灌辣椒水。更残酷的是她们把100度的开水倒在被捆好的脚上,两只脚立刻被烫得全是大水泡,韩淑华当时昏死过去。她们把她放下之后,由几个人架着她来回拖,两只脚的皮全被拖掉,腿被打的走路一瘸一拐,被强行在小号关押了五个多月。

杀人犯将她的双脚按到热水里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蛟河市法轮功学员丁玉彬见证了这样的迫害:杀人犯李明华和赵星海强制让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林华蹲着,整整连续蹲了两个多月。导致黄林华下肢血脉不通严重肿胀。一次这两个坏人把一热水瓶热水倒在盆里,加一杯凉水,让黄林华洗脚。只听黄林华“啊”的一声,可是李明华和赵星海却硬是把黄林华的脚往盆里按……

瘫痪病人的双脚被按进开水里


王洪荣生前照片

安徽省合肥市叉车厂行政科职工法轮功学员王洪荣,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宿州监狱墉桥第三分监区被迫害的高肢位瘫痪,腰部以下无任何知觉,大小便失禁,患胸椎肿瘤。二零零七年四月上旬,他以前所在单位的总经理去看望他,强烈要求狱方给王洪荣看病。去医院前,王洪荣说,我身上很脏,到医院不妥。要洗一下。狱警趁机指使犯人,把滚开的水倒进盆里,硬把王洪荣的双脚按进去烫,双脚立即血肿,半天后就溃烂,起泡。事后,狱警一面欺骗王洪荣说,要处罚用开水烫王洪荣的那个犯人,给他加刑期;另一方面又录像让王洪荣说:“犯人是好心让他洗脚,不是有意的。”


王洪荣在监狱被烫伤的双脚

开水洗脚导致的残疾

我们先说一个北方人大都知道的生活常识。人身体的某一部位一旦被严重冻伤之后,是绝对不能直接用火烤或用热水烫的,有时连温度高一点的屋子都不能进,要让他慢慢的缓过来。一旦做了,就会使冻伤部位加重,甚至造成残疾。


杨宝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炼功照片

河北邯郸市织染厂职工法轮功学员杨宝春,在邯郸劳教所坚持炼功。在二零零零年那个最冷的冬天,恶警把他的衣服和棉鞋扔到房上,强行拉他到雪地站着,逼他光脚站在雪地上,之后又故意用热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严重坏死、溃烂, 被迫截去右腿,导致终生残疾。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的王新春,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遭到派出所民警的围山追捕。王新春不幸掉到河里,膝盖以下全湿透,并迅速结冰。两天后他被绑架。十一日上午八点多钟,在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的指使下,特意把火炉上的热水倒出,并强行把王新春冻僵的双脚硬搬进热水盆中。恶警还在旁边得意洋洋的说:“看我们公安多好,像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

在恶警用热水给王新春烫脚时,王维还说:“我家有个亲戚以前也冻了,回来就把这亲戚放进冷水缸里缓冰。”显然,王维知道人在严重被冻后是必须用冷水或雪进行“缓冰”的,可她明知道不能用热水,却用热水给王新春热脚,意图不言自明。结果鞋被剪开后,王新春的脚就没知觉了,并且起了泡,站不起来了。恶警明知会发生什么,又折磨了他一天,在晚上五点多,看他确实不行了,就将他押送回家。


王新春被热水处理过的双脚烂没了

回家后,王新春被热水处理过的双脚,开始起泡淌黄水。经过十个月的痛苦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地烂没了,致使他终生残疾。

开水洗脚这种酷刑极其的残忍和不人道。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中共对杀人犯或者再十恶不赦的罪犯会使用这种酷刑吗?绝对不会的。可是为什么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这种酷刑却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运用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凌虐,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