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吉林省典型迫害案例 » 吉林省伊通陈敬儒女士生前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伊通陈敬儒女士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提起陈敬儒女士,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几个不夸她的。她外表文静、儒雅、端庄、善良,时常挂着微笑,性格乐观、豁达,在家孝敬父母及昔日的公婆,尊敬长辈,善待兄弟姐妹妯娌,以至乡邻。丈夫病重住院她细心照顾无微不至,对百姓热情帮助。在单位爱岗敬业,业务精益求精,与同事关系融洽,勇挑重担,曾一度深得领导赏识,在吉林省四平地区多次被评为业务能手,属粮食系统业务精英、骨干。 

 


陈敬儒女士生前照片(未修炼前,戴近视镜)

陈敬儒女士,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出生于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新兴乡西宁屯,毕业于吉林省白城粮食学校。原新兴粮库会计,后任伊通县粮食收储公司会计。家里有一双儿女懂事又听话,丈夫在教育部门工作,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正值青年事业顶峰时期,却不幸病魔缠身,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关节炎、神经衰弱,折磨得她痛不欲生。八岁的女儿不得不自己洗袜子、洗衣服。后经好心人指点,她了解到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甚至能使濒临死亡的人绝处逢生,有感于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使陈敬儒于九八年初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由于她严格按照功法的要求精進实修,炼功不到一年,身体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四百度的近视镜竟然摘掉了,恢复了正常的视力。她真正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身体好了,工作效率高了,工作更加努力了。

就在她满怀信心想干一番事业的时候,灾难从天而降,一九九九年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电视、广播、报纸各新闻媒体成天进行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去北京上访反映事实真相,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她是伊通县被非法劳教的第一个大法弟子;她三次被绑架关进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绝食反迫害一百八十七天(期间被灌食),后被迫流离失所八年;八年期间,伊通县公安局从未停止过追捕她,在中共人员不停的骚扰、恐吓和高压下,陈敬儒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49岁。

下面是她遭受十三年的严重迫害的部份情况。

一、在北京被非法关押

陈敬儒抱着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于一九九九年夏天两次到北京上访,身带“万言书”,想说明自己亲身炼功受益的事实,却换来的是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香山看守所等处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三十多天,后被当地公安局接回。

二、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所加期一年

陈敬儒北京回来后不久被伊通公安局非法抓捕,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她丈夫在压力下与她离婚。陈敬儒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恶警开始了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每天被逼做十五~十七小时的苦役,随时随地遭到恶警管教和其它类劳教人员的侮辱、谩骂,拳打脚踢,多次被毒打,被电棍电击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末,三大队的恶警副大队长席桂荣和恶警管教王丽华,把陈敬儒叫到管教室,她俩各持一个高压电棍一边用电棍往陈敬儒脸上打,一边逼迫陈敬儒让她放弃信仰,陈敬儒的脸、脖子都被电得红肿,起了很多大泡。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上旬一个下午,因陈敬儒拒绝放弃信仰真善忍,恶警她们先用一帮又一帮的邪悟者围攻,恶警一看车轮战也不起作用就改变了方式。第三天上午,陈敬儒被叫到管教室,管理科长岳君和六大队长李红在屋里,办公桌上摆着二个高压电棍。岳君、李红就发疯似的电她,她被电得蹦起来,头发大多被电焦了,脸上红肿并起了大泡,屋子里头发和皮肉烧焦的味呛得陈敬儒嗓子直冒烟。岳君又用电棍猛电嘴唇,陈敬儒的嘴唇被电得肿得很高,上唇紧挨到鼻尖,嘴唇被电得不由自主的抖动着。后来李红只是一个劲的电,陈敬儒的手臂、肩膀、脸、脖子多处都遭到了电击。大约电了二个小时,岳君出去叫来六大队四、五个女管教,除了一人轻轻用脚趟了陈敬儒一下,其余的一齐对陈敬儒拳打脚踢,有的狠命抽陈敬儒的耳光,有的用脚使劲踢。岳君更是疯狂,失控的抽耳光,用拳头狠狠的击陈敬儒的前胸,接着,她又抓住陈敬儒的衣服把陈敬儒的头狠命的往墙上撞。

 


拳打脚踢

对陈敬儒的电刑迫害后,恶警们又采取多方面的迫害:不让陈敬儒家人接见,不准许陈敬儒洗澡,不让陈敬儒订生活用品……。二零零零年九、十月间,席桂荣副大队长和带队管教臧丽体罚陈敬儒,强迫陈敬儒每天蹲十四至十五小时,并授意其他劳教犯人监督,稍微一活动即遭谩骂,蹲一会儿就双腿酸痛直冒热汗,时间一长,更是难忍。起床上厕所时都不敢走路,也不能保持正常的走路姿势,就这样体罚陈敬儒四十多天。后来有几天让陈敬儒到院子里干活,中午回来,其他人可以上床休息一会儿,不让陈敬儒上床,还逼陈敬儒蹲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又对陈敬儒进行更为残酷的再次电刑迫害。那天上午九点左右,王丽华管教把陈敬儒叫到管教室,王丽华和席桂荣上身穿黑色羊毛衫,下身穿蓝警裤,席桂荣让在管教室做缝纫活的朱立杰(一个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出去。席桂荣让陈敬儒背监规,陈敬儒背不配合,席桂荣与王丽华各持一个高压电棍电陈敬儒。陈敬儒的脸、头、脖子、肩和后背都遭到了疯狂的电击,陈敬儒被电棍电得弹起很高,拖鞋也甩很远,陈敬儒用手本能的往外推电棍,她俩就把陈敬儒手反铐在身后。本来在门口电陈敬儒,不知怎的陈敬儒一下弹到里边的床跟前,席桂荣就往外拽陈敬儒:“往外点,别喷出血了,弄脏咱们的床。”电棍啪啪作响,毛发与皮肉烧焦的混合味充斥着管教室,陈敬儒整个人被打得象扎猛的鲤鱼一样,曲曲弯弯。这场疯狂的电击持续二个多小时,陈敬儒的头发大部份被烧焦,头皮电起了很多大泡,脸和脖子严重红肿变形,脸和脖子后面都是大泡,脖子前边电起了密密麻麻象黄米粒大小的脓点,后背被电黑,整个上身肿胀变形;由于她始终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无理加期一年,电击后头皮上有多处因毛囊被电死,头发脱落了。以她不转化为借口加期一年,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回家和家人团聚。

三、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所加期四十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她去新兴老房子一昔日功友赵淑芹家拜访时,村支书赵臣以她散布法轮功真相为借口,向党委书记齐俊诬告她,齐俊指使新兴派出所所长李桂林绑架了陈敬儒。公安局法制科向四平法制处给她报劳教三年,后经家人奔走,打电话反映情况,批一年劳教。家人不服到四平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得到批准。可伊通县公安局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启不予理会,马上又把陈敬儒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非法劳教期间,陈敬儒因始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转化、拒绝按恶警的要求违心说假话,劳教所在陈敬儒心脏病复发,无法承受劳教所超时间、超负荷的非法奴役时,曾多次遭到恶警岳军(大队长)、席桂荣(副大队长)、李红(教育部主任)、恶警王丽华的毒打、电棍电击使她身体和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恶警使用功率为十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陈敬儒的背部、腰部等处,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当场就会死亡。是因为信仰的力量使她意志坚强,非法关押一年后又加期四十天,最后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四日(正月初四)将她放回。此时的陈敬儒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很差。

四、再次遭绑架、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早晨,伊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阳街派出所警察强行闯入陈敬儒家,将她从家里抬走、塞进警车,严刑拷打后强行将她送进看守所,她一直绝食抗议非法抓捕。

在伊通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陈敬儒遭受了严重的野蛮灌食,所长杨忠诚、孙春光指挥,吕力、王雪等人用妇女撑子宫的铁器使劲插入她嘴里,牙齿被撬坏了好几颗,灌的流食里掺杂着炉灰、头发丝和花生豆,吕力还故意把流食撒到她头上、衣服上,说着下流话,每天灌食后陈敬儒胸腔疼痛呼吸困难。

无论在劳教所还是看守所遭受什么折磨,陈敬儒依然能够用修炼人的平和、慈善对待毒打他的人,并劝他们不要再打人,这样做对他们将来不好。

陈敬儒被伊通恶警折磨的已经奄奄一息了,被送到黑嘴子女子监狱时,监狱怕担责任拒收,伊通恶警不死心,又把她拉到吉林省公安医院检查,被省公安医院确诊为严重的肺结核,伊通县看守所所长杨忠诚又通过贿赂黑嘴子监狱相关人员,企图走后门把陈敬儒收下未果,没办法拉回看守所,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被所谓保外就医,历经一百八十七天的惨无人道的灌食,几经出现生命危险,陈敬儒死里逃生,最后离开看守所时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降至五十斤左右,由家人背回家时已经生命垂危。

五、被迫流离失所多年 含冤离世

经过六个月的调养,身体还没能达到完全自理,有好心人传话说:610、国保大队以检查身体为名,企图再度实施绑架,送往黑嘴子女子监狱,陈敬儒被迫离开家,在她离家不到二个小时,警察就来抓人,由此开始陈敬儒开始走上流离失所的之路,整整八年之久一直到她离世,陈敬儒女士孤身一人在外漂泊,她既要维持生计,又要寻找稳妥住所,因被邪党通缉,隐姓埋名,躲避随时随地的追捕。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到离世,整整十三年陈敬儒没在家过着一个年。就在流离失所期间,邪党不法人员也没有放弃对她的跟踪迫害,为此年迈的父母和亲人受牵连曾长期遭受骚扰、恐吓与监控。每年中共邪党人员都上她的父母家骚扰好几次,明里暗里上她父母所在村屯不知去了多少次,据知情人透漏,凡是从她家乡新兴出去知道手机号的全给打过电话,企图获得陈敬儒的行踪,用钱收买他们认为的知情人,自以为布下天罗地网。一边在网上通缉,对她家人电话进行监控,也利用她家人思念亲人心切的心理,给陈敬儒所谓“特赦”为名,欺骗她家人亲友,企图把她骗出来进行迫害。

伊通公安局国保大队于二零一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到她父母家骚扰,陈父拒绝开门,他们就在陈家房前房后乱照,据说放的是信号弹,把陈父母家的窗户照的通红。还好几次到陈敬儒单位骚扰,跟踪她的女儿,给孩子心理造成极大伤害;还胁迫欺骗她的儿子到陈敬儒父母家;还给陈敬儒的妹夫打电话,把他妹夫骗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七,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到她妹妹家租住的楼梯口蹲坑,企图迫害她妹妹,企图通过她妹妹找到陈敬儒的下落;还找过陈敬儒的前夫,打探陈敬儒的落脚处。中共人员的种种手段严重地影响妨碍她亲人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就在离世一两个月前,她跟朋友说:她非常想她的亲人,其实那时她已出现病状,但一听邪党要开十八大,又要以维稳为名借口迫害法轮功,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折磨及为生活奔波劳累使她病情逐渐加重,又不能到医院就诊(因被非法通缉)。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更远远超过肉体上的病痛,由于长期的长时间的电击和灌食使她的内脏受到极大损伤,造成器官衰竭,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直到去世前,头皮上仍留有多处因毛囊被电死而不长头发的地方。

陈敬儒女士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离世,死亡时嘴角流血。在殡仪馆有内行人推断说她的内脏坏了,对于陈敬儒的死亡,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她的管教人员和伊通参与迫害的警察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一个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以“真善忍”为原则,不断修心向善,成为名符其实的好人。历经十三年的残酷迫害中,在肉体遭受了绑架、关押、灌食、电击、冷冻、手铐、脚镣、关禁闭、殴打、辱骂等,同时又在精神上承受着惊吓、恐吓、威逼、洗脑、丈夫离异、骨肉离散。是中共恶党肆意迫害人的信仰造成的如此惨烈悲剧,让世界善良的人们知道陈敬儒是被中共恶党长期残酷迫害摧残而死。

警察本该惩恶扬善,为本地百姓造福,可是他们十三年来,却紧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利用各种手段对付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修炼团体,迫害时间之长、范围之广、手段之无耻,令人发指,罄竹难书。陈敬儒只是千千万万个被邪党迫害人群的冰山一角。当听说大法弟子陈敬儒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曾熟悉她的人都十分震惊和惋惜。

在这次民族浩劫中,多少人被中共利用,丧失良知参与对修炼人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的恶行将给自己和家人带入罪恶的深渊。

纵观共产党的历史从三反、五反、镇反、整风、土改、文革、六四到迫害法轮功就是一部充满血腥杀人的历史,所以它崇拜红色——红领巾、红旗、红五星等等。它过去杀人、现在杀人、将来还会杀人。嗜血的本性不会改变它的本质,只要它还存在就不会停止杀人。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和陈敬儒一样的善良好人遭到迫害,就会有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党制造的剥离永远都是无法解得方程,新的领导班子成立了还是换汤不换药,不想为百姓解决一点实际问题。是想依靠这个政权谋取利益,过去每当新皇帝登基都会大赦天下,减免税负。共产党统治的天下就是依靠强权、迫害堵住老百姓的嘴,让百姓敢怒不敢言。因为共产党的政权不合法,所以它是不会放弃对人民控制镇压的。提醒善良的百姓千万别上共产党的当。共产党是只讲党性不讲人性的,是不会对百姓心慈手软的。可是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人不治天治。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就象当初柏林墙被推倒一样。大审判即将开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委员会已收集了大量共产党的杀人罪证。中共解体是必然,谁逆历史潮流而动,只能被历史所淘汰。没有共产党才会有新中国,中国人民才会获得光明与永生,才会有前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