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四平石岭监狱 » 李满廷遭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经历
李满廷遭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几年来,不知有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被劫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从入监到出监,每时每刻都存在致死致残的可能,那里的坏人恶警太狠毒了。以下是榆树法轮功学员李满廷自述在四平石岭监狱遭迫害经历。

在榆树市看守所被折磨七个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我和同修刘淑春雇了一辆车去榆树市于家乡红旗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恶警发现,刘淑春当时正念走脱,恶警绑架了我和不修炼的司机。九月四日早,我们被榆树市公安局的恶警石海林送到榆树市看守所。司机被关押了十五天,被勒索了两万四千元钱,才被释放回家。我的家人怕我被迫害致死,也被勒索了一万元钱。当时我绝食抗议,恶警、恶犯把我按倒在一个担架上,紧紧的绑在上面一动不能动,然后往鼻子里灌水,无法形容有多难受,灌完后也不松绑,一直绑到晚饭后,又进行一次灌食。我在那里被迫害了将近七个月的时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大年三十那天,刘淑春又被绑架,当时她绝食抗议,一连绝食半个月,已不能起床,恶警坏人们还要抬着她去灌食,在那样残酷的情况上,刘淑春还在喊: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判刑三年,遭恶犯折磨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四平市石岭子监狱。一进监狱,我就被十监区二队的犯人王庆元推进一个吸烟室里,不容分说,抡起拳头就往我脑袋上狠打,三、四拳就把我打懵了,接着就是一阵猛踢,一直到他打够才说:“这里是政府部门,必须认错。”

法轮功学员张金峰也曾遭王庆元殴打,王庆元专门往他小腹的下边致命的地方踢,手狠拳毒。据说被非法关押到石岭监狱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这样打过。我被关到监舍后,王庆元让杀人犯邱石来包夹监控我,这个杀人犯邱石来不但好打人,而且特别能勒索钱财、食物,经常用胳膊肘勒着我的脖子要东西,有一次逼我给他买五十根五元五角钱一根的香肠,不买就打我的脑袋,有时他按着我脖子逼我写“五书”,不写就用各种手段折磨,有时不让我睡觉,刚要睡着他就用钢笔扎我肋骨。

石岭子监狱二区队致死致残多人

在这个监狱里,邪党利用恶警,恶警利用坏人,用尽了最毒辣的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孟繁奎的脊背被凶手陈闯打的从上到下全是伤疤,当时都开花了,惨不忍睹。二零零八年,这个二区队打死一名松原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又打死了法轮功学员于连和,当时狱方隐瞒实情,骗说是自然死亡,但有法轮功学员做证,最终真相大白了。狱方只好给受害家属赔款,给凶手加刑九年。

有一次,监狱搞所谓攻坚战,恶警李志强、杨铁军、李波用电棍任意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徐洪军的脖子上、脸上全是电棍伤疤,白天被迫害一天,晚间被关入小号迫害,就这样摧残了半个多月,已经是遍体鳞伤,还不罢休。

法轮功学员秦怀斌被恶警按倒在地上撑开四肢,恶警用双脚踩住,用电棍猛击脖子,惨不忍睹,挣扎中手指头被踩坏了,不能干活,但还必须得干,干少了还不行。

有一次,凶手颜德全把我的大拇指掰到要挨脖子上了,这个大拇指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

冤狱到期那天,监狱恶警还一直恐吓我,不“转化”你回不去家。本来早晨就应该放我出去,可狱方不放人,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钟榆树六一零恶警来,把我直接拉到长春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里,恶人利用一些犹大,在迫害面前被转化又走向其它法门的人,用各种其它方法威胁利诱,由于一时正念不足,看了其它法门的东西,削弱了正念,上当受骗,也写了所谓的“五书”,留下了修炼中最大的遗憾,愧对恩师。愧对自己,愧对众生。知错立改,回家后,立即写了声明,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多救人,弥补损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