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中共酷刑百种) » 长春公安一处对参与3.05插播的大法弟子的酷刑摧残(图)
长春公安一处对参与3.05插播的大法弟子的酷刑摧残(图)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有线电视网公司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此事在中国民间引起极大震动,很多老百姓因此得知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对此,迫害法轮功的发起者江泽民十分恐惧,暗中密令“杀无赦”。随后吉林恶警非法抓捕了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6人被打死,另有 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

 

 2002年3月,被非法关押中的雷明

大法弟子雷明,男,30岁,吉林省白山市人。为了向广大受蒙蔽的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在2002年3月5日雷明和其他大法弟子共同配合,在长春市利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被恶警非法抓捕,在江氏流氓集团发布了“杀无赦”密令后,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雷明被长春市中级伪法院非法判重刑17年后,劫持到吉林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历时两年多,直至被迫害至生命垂危。2004年雷明被保外就医,但身体已被迫害致残。目前雷明已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

*在长春市公安局遭受恶警酷刑折磨

2002年3月15日雷明因电视插播被恶警、恶人绑架到长春市清明街派出所。恶警们先对雷明进行搜身,又把雷明身上仅剩的200元钱抢走。当时雷明被双手反铐着坐在地上。大约不到一个小时,长春市公安局的恶警来了许多人。二个恶警把雷明架了出去,没等到门口就看见派出所门外站满了人,其中有很多人手里拿着麦克风摄象机。雷明刚到门口,这些人就围了上来,要对雷明进行所谓采访,却被恶警们一一推开,不准采访。

 长春市清明街派出所

长春市公安局

恶警们把雷明架到车上,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接着又把雷明架到大约六层楼的一个房间里,将他绑在老虎椅上。铁老虎椅比一般椅子高很多,得有人抬才能坐上去。坐上之后双脚离地,然后将双脚固定到椅子腿上。再用一根铁棍(同大门的门闩相似)紧紧贴着小腹,横穿在两扶手内侧的孔上。再用锁头锁上,双手反背铐在椅背上。一恶警拿着带尖的电棍在雷明脖子后面猛电了数下。(图为法轮功学员重组酷刑演示)

   

 演示图:雷明被固定在铁老虎椅上双脚离地,
一根铁棍横穿扶手内侧紧紧贴着小腹,双手反背铐

*在长春市公安一处遭受恶警酷刑折磨

这时又进来几个恶警,把雷明从椅子上解下来,给雷明带上眼罩,使他什么也看不见了。由恶警把雷明架到楼下的车上(雷明被绑架过程中的鞋被拖掉一只,使雷明光着一只脚,腰带被恶警解开拿走,裤腿几乎耷了地一半)。上车后雷明听见有许多警车上的警笛同时响起,好象是一个车队,雷明不知道他们要把他送到什么地方去。

车队开了约有30多分钟停了下来,恶警把雷明的眼罩摘了下来,雷明估计此时大约是晚上9、10点钟。因为天比较黑,朦胧的只看见一个楼,但看不清是几层。四周是围墙,还有一个大铁门,刚刚关上。

恶警们把雷明拽下车拖到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摆放着铁老虎椅、电棍、塑料袋、大铁桶、电炉子……从房间的简单装潢看,好象是一个酒店的包房,而且比较陈旧,没有暖气,好象早已不经营了。恶警把雷明抬到铁老虎椅上,然后用根细绳把雷明的双脚绑紧,而后用铁棍(同市公安局的那个一样)在扶手底下的孔上,紧贴在小腹处穿过,用锁头锁上。紧接着又给雷明用了更狠毒的一招,将他双手反背着,两腋窝卡在椅背上,然后用一条牛皮带从手铐中间穿过,经椅子腿的横穿上绕上来,两恶警恶狠狠的使劲地往下拉牛皮带,企图将牛皮带拉到最紧的程度扣上。由于手铐的铁环硌在腕骨上,胳膊筋也被抻着,致使雷明疼痛难忍,雷明用尽全身力量拼命反抗,恶警们没有得逞。其中一个气急败坏的恶警用脚猛踹手铐,才将牛皮带扣到极限,当时雷明痛的几乎昏了过去,汗水湿透了全身,那种痛苦真是难以言表。此时雷明的身体已丝毫不能动了。

   

   

   

演示图:双手反背着,两腋窝卡在椅背上,用一条牛皮带从手铐中间穿过,
经椅子腿的横穿上绕上来,两恶警恶狠狠的使劲地往下拉牛皮带。

恶警们把雷明固定后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房间冷,恶警把电炉子打开了然后一边歇着,一边闲谈。其中有个姓高的恶警科长诽谤师父,虽然雷明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但当时便大声制止恶警:把你的嘴闭上!当时姓高的恶警象气炸了一样,疯狂的奔雷明冲过来就打了他一顿嘴巴子,打累了才停手。这时又过来两恶警手里各持一根电棍,把雷明上衣扒开露出胸部和脖子,接着又把雷明的裤子脱下,露出生殖器和大腿,然后两恶警同时电击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使雷明痛苦万分,惨叫不止。直到电棍没有电了,恶警们就又将电棍充上电。

   

   

 演示图:用电棍电击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情景惨不忍睹

这时又换了两个恶警用塑料袋套住雷明的头,紧紧不透一点空气使雷明憋的透不过气来,致使他憋得要咽气了。这时恶警们突然松开塑料袋,雷明刚刚喘了几口气就又被套上了。就这样不停的反复折磨,直到电棍充完电,就又换上刚才那两个恶警。恶警们觉得那邪恶的程度不够,便拿来一个扁头螺丝刀在电炉子上烤,然后再往雷明的脖子上烫,烫的肉皮脱落。

   

   

    

 演示图:塑料袋套头、用在电炉子上刚烤完的
通红螺丝刀在往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烫,烫的肉皮脱落

雷明咬着牙忍着巨痛,紧接着恶警用电棍电击雷明的烫伤处,再用水往脖子上浇,使雷明感到生不如死,痛苦在不断升级,那时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恐怖气氛。在这期间恶警们还用一个大铁桶套在雷明头上,用一根大铁棍使劲的敲,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

恶警还用一个木棍的一端插在肛门上然后另一端卡在椅背底部的横梁上,再用电棍电击肛门,使雷明更加苦不堪言。

    

演示图:大铁桶套头,用一根大铁棍使劲敲打,声音震耳欲聋、电棍电击肛门

大概过了四、五个小时,雷明的胳膊,手腕骨被抻的、硌的如同被刚扣上一样痛苦,汗水好象流干了似的,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雷明的手腕还在用力往上拽,终于牛皮带被雷明挣断了。恶警们想再扣上,可是怎么也扣不上,一个恶警抓住雷明反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抬,使雷明的前胸和大腿紧贴在一起,雷明小腹被铁棍硌的十分痛苦,这个姿势大约过了五分钟才停手。这时恶警们又找来一根绳,准备用绳子固定他,但是怎么也固定不紧,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手铐打开往扶手上的手铐上铐。由于双手被强力拉抻,雷明右胳膊已经脱节了,右小臂呈紫黑色,象残废了一样悠荡着,双手肿的象馒头一样,手指粗了二、三倍。

   

 演示图:恶警抓住雷明反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抬,使雷明的前胸和大腿紧贴在一起

就这样恶警们轮番的不停的迫害了雷明一宿。后来恶警们也累的精疲力尽,都纷纷找地方睡觉去了,留下两个恶警看着雷明,看着雷明的恶警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这时雷明有一个念头想要出去,雷明先是左手一用力把扶手上的手铐给掰下来了,右手怎么用力也掰不下来,因右手已脱臼,没有一点力气,这时雷明左手用力去掰右手上的手铐,最后终于掰下来了。雷明的两个手可以活动了,接着雷明用力把腿高抬,使双手能接触到脚上的绳子。接着雷明先把粗绳解开了,由于细绳勒的太紧,加上雷明的手指粗了二三倍,所以就没有解开,还有小腿前的铁棍是锁上的……。直到恶警醒了发现手铐被雷明掰下来了,他们又对雷明拳打脚踢了一顿才罢休。

    

 演示图:恶警对被固定着的雷明拳打脚踢

雷明在这里呆了两天,然后恶警们又把他劫持到一个宾馆里,铁老虎椅子一直随行带着,在宾馆又呆了两天雷明一直在铁椅子上呆了四天四夜。最后恶警们对他进行各种残酷迫害后,又把雷明送到铁北看守所。

到看守所首先脱衣服检查,看守所的警察见雷明满身是伤,马上要求拒收,但不知市公安局的恶警跟他们说了什么话他才同意收下雷明。到了监号里首先的洗澡剪头,当雷明把衣服脱下时露出满身伤痕时,满号的犯人都惊呆了,有的直咧嘴,有的人甚至不敢看。雷明满身被电击的黑点和脖子上的烫伤,又被电焦的伤痕,还有手腕、胳膊、脚腕被迫害时留下的痕迹,真是惨不忍睹。这时,牢头说:“以前我不相信法轮功被迫害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相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对雷明迫害的恶警凶手有:刘会斌 江涛 高杭 姜波 姓高的科长等。

* 插播者在庭审期间遭受暴行

2002 年9月中旬,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15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期间,警察把这些学员拉到法院的单独房间,进行疯狂毒打、电棍电击,其中陈艳梅、以及曾被警察开枪打伤腿的刘成军被毒打很长时间。后来,刘成军、陈艳梅、梁振兴等被抬进监舍。对于警察在法院庭审期间进行的暴行,吉林市监狱一工作人员声称:“在法庭所发生的一切,与我们都没有关系,那是长春市区公安局干的。”

 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 侯明凯:610悬赏五万 两天被迫害致死

35岁的长春法轮功学员侯明凯,因在2002年3月参加长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遭到“610”以悬赏五万元并晋升二级官职为条件大肆搜捕。侯明凯于2002年8月21日被抓,两天内即被迫害致死,2002年8月23日被秘密火化。

* 6名学员在大搜捕中死亡

长春市法轮功女学员李容(音),在2002年3月被当地警察以参与电视插播为由抓捕。李容在3月末4月初极短的时间内被迫害致死。

2002年3月6日,34岁的吉林大学应用数学系教师沈剑利于2002年3月6日被抓,2002年4月下旬被当地公安迫害致死。她的丈夫郑炜东也是法轮功学员仍在关押中。他们4岁的女儿目前由友人照顾。

2002年3月11日晚,34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海波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进行酷刑逼供直至深夜1点多。警察发现刘海波心跳停止,才住了手,送120急救中心,但人已经死亡。

2002年3月16日,一名30多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长春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活活打死。该法轮功学员身体多处受伤,内脏被打得破裂多处,身体已经严重变形。

2002年3月18日,法轮功学员、34岁的刘义被长春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打死在该刑警大队办公室里。

2002年3月20日,54岁的女学员李淑芹遭长久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摧残致死。

* 刘成军:经受21个月牢狱折磨后离开人世

中新网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
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

2003年12月26日(上周五)凌晨4点,主要插播者刘成军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

2002 年3月24日,刘成军被绑架,当时,警方蓄意朝已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刘成军的腿上开了两枪,造成刘成军重伤。2002年5月初,刘成军被转到铁北看守所,遭酷刑逼供,被强制坐老虎凳52天。刘成军被审判时,是被人抬入法庭的。2002年9月中旬,刘成军被非法判刑19年,关在吉林监狱。

2003 年10月下旬,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已经很困难。刘成军曾一度被送吉林市中心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但刘成军仍被610办公室强行转往吉林省公安医院。公安医院医生确诊刘成军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监狱被迫于11月4日为刘成军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需要刘成军户口所在地的农安县德彪派出所盖章,派出所怕承担责任,于11月5日报到农安县公安局。农安县610办公室拒绝盖章,后吉林监狱将刘成军的保外就医材料作废。

2003年12月26日(上周五)凌晨4点,刘成军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11点强行火化遗体。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 梁振兴:秘密逼供室 饱受酷刑折磨

2002年3月,被非法关押中的梁振兴

据大陆消息来源透露,另一名插播者梁振兴2002年9月被非法审判前,被警察劫持到长春的铁北看守所,每两三天他就要被提审一次,每次都是把他的眼睛用布蒙上带走,每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据他对长春地形的了解大概是在长春的净月潭的位置,在那里有一个秘密的刑讯逼供室,在那里他饱受各种酷刑的折磨。

* 插播创举 维护民众知情权

七年来邪恶中共和流氓江氏集团利用一切邪恶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害死了无数主流社会的民众。另一面,邪恶中共又利用全国各电视台和其它所有宣传机器,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欺骗毒害着中国人民,毫无法律、公道可言。整个世界也曾被中共邪恶极权的谎言蒙蔽,无从知道在人类文明的今天,居然发生着这样法西斯式的对有信仰者的迫害。

一位华侨在听到了所发生的这一切之后,曾义愤填膺地说:“这比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还要残忍,因为他们在害着的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最好的人。”如果当年的犹太人能够在被无理杀戮的情况下,突破希特勒对全世界的假相掩盖,将正在发生着的事实真相用各种媒体途径揭露出来,那会更有效的阻止法西斯暴行,人们会说他是英雄。今天,只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实践着伟大正义的非暴力抗争,中国法轮功学员们披星戴月,走村串巷,撒传单,贴标语;冒着生命危险插播电视台揭露着江氏谎言和惨烈事实,同时讲述大法的美好,就是让人们知道身边发生的这一切,得到人们的理解与支持,同声谴责邪恶中共及江泽民法西斯行径,制止更多的民众受害。

很多中国大陆读者曾致信明慧网,表达他们对所有敢于站出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敬意,其中有读者写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请你们原谅我的怯懦。但我还有良心。你们的做法非常正确,让越来越多的人惊醒了,希望你们继续下去。”“这间大铁屋子需要更多的阳光!”“我认为,如果我们当今社会中的人,人人要是象法轮功一样做人、做事,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去犯罪违法了。人人都能自律,重德行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品德高尚真正的好人,那该多好啊!”……

法轮功学员用坚忍、理性承受着痛苦,甚至付出着血的代价,但是他们的努力和承受没有白费。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骨子里的善恶观念,是不会被邪恶中共用恐怖手段抹杀掉的。人们都在站起来支持正义,法轮功学员还会继续努力下去,直到人间充满真诚、善良、忍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