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 历经多次迫害 吉林市安凤波夫妇再遭绑架(图)
历经多次迫害 吉林市安凤波夫妇再遭绑架(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安凤波、韩爽夫妇俩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晚九点左右被吉林市船营分局河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安凤波与妻子韩爽及儿子

安凤波,男,现年 四十岁,毕业于长春中医学院,原工作于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任警察。警号:2214905。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多里,安凤波被多次绑架、拘留,二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劳教期间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遭受体罚、毒打、戴连体手铐脚镣、四肢被固定锁住、绑在铁椅子上、野蛮灌食、“手铐抻”、“手铐吊”等种种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摧残。


酷刑演示:吊铐

到北京上访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晚九点左右安凤波又被吉林市船营分局河南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安凤波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严格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凡事都为别人着想,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然而中共“假、恶、斗” 的本性容不下修“真、善、忍”的人群,对做好人也不能容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灭绝人性的、对好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安凤波和即将分娩的妻子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九月他的孩子出生二个月后,安凤波于十一月第二次进京上访,后被非法拘留。接着他又和妻子、岳母抱着几个月的孩子一同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后被吉林驻京办事处恶警遣送回吉林市。恶警们把他和岳母非法拘留,因妻子正在哺乳期期间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门牙都被踢掉

安凤波坚定修炼大法,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四大队。在饮马河劳教所期间遭恶警、恶人残酷迫害,多次遭体罚、毒打。在饮马河劳教所被强制洗脑期间,他被恶警、恶人毒打,连门牙都被踢掉了。在被超期关押两个月后,安凤波于二零零三年新年前,走出了劳教所,回到原来单位——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工作。

二零零五年再次被绑架劳教

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早,安凤波正在家中吃饭,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大东派出所指导员带领恶警于力君、柳金元、韩巍四人闯入安凤波家中,将安凤波绑架到派出所,后劫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他的妻子和父亲安玉振去大东派出所要人,大东派出所警察态度恶劣,四、五个人连推 带拽安玉振一人,其中一警察扬言要打人,他的妻子去制止警察,被四、五个警察连抓头发带打,并用手铐反扣双手多时。

安凤波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里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大东派出所以安凤波家中有大法书籍及小册子为借口,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安凤波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安凤波被绑架到九台劳教所,他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指使普教犯人闻生等几个恶人将安凤波强行抬到严管大队。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是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黑窝之一,严管大队教导员李云波非常邪恶,他当天晚上就和五大队的恶警教导员冯伟指使两个普教犯人迫害安凤波。其中一个叫王廷伟的恶人打安凤波,用手铐抻安凤波,手铐铐在手腕上勒入肉里卡在骨头上,使身体悬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两个手腕上,此酷刑非常残忍。恶警、恶人们对安凤波进行强制转化。

三月末,安凤波被转关押到五大队,由王廷伟、赵德全包夹监控,不让跟别人说话。五月份被转到本队一舍,由护舍倪春光(普教犯人)等看管。安凤波从三月到七月不参加劳动迫害,天天被罚坐板,完全封闭式迫害。

恶警冯伟(警号:2200497)是一大队教导员,几年来,冯伟追随中共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不遗余力、凶狠残暴、手段毒辣。二零零五年九月末,因安凤波在宿舍里炼功,被包夹的刑事犯用手臂勒住脖子拖入狱警室毒打,冯伟还将此事上报主管所长刘本文,刘本文说:你们大队马上写个申请将安凤波关小号, 我马上就批。


酷刑演示:上绳

就这样十月八日安凤波被关进小号迫害。四肢被固定锁住,小号阴森寒冷,冯伟说:不许给被褥,看他晚上怎么过。安凤波绝食抗 议,冯伟伙同其他恶警,将安凤波绑在铁椅子上,全身用绳子勒紧,野蛮灌食。当其他大法弟子提出抗议时,冯伟叫嚣说:“我就是要整他,我要把他的牙整掉,把管子插进去再拔出来, 就是折腾他。他就是想吃也不给他吃。就是灌。”


 演示安凤波在看守所戴连体手铐脚镣

演示安凤波在看守所遭受野蛮灌食

妻子和儿子的遭遇

在安凤波被非法劳教期间,妻子韩爽及亲人找有关部门要求无条件释放安凤波。安凤波的妻子韩爽曾带着他六岁的儿子来劳教所看望安凤波,恶警们以他的妻子是炼法轮功的拒绝家属接见。六岁的安心明很想念自己的爸爸,他经常和别人说:我爸爸被坏人迫害了。安心明这个年龄的孩子原本应该是天真快乐、无忧无虑的。但因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安心明的幼年一直伴随着恐惧、惊吓……失去了父亲的关爱和完整家庭的温暖,六岁的安心明承受了这个年龄孩子难以想象的心理压力。

安凤波被非法劳教后,他的妻子韩爽领着六岁的孩子基本上失去了稳定的生活来源。他的妻子每天要工作达12个小时挣钱来维持生活。安凤波遭受残酷迫害一年后回到家中。

二零零六年安凤波夫妇被绑架殴打

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安凤波同妻子韩爽到江南小孤家子的亲属家串门,遭华山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期间遭到派出所恶警无理审讯和人身攻击,最后因证据不足被放回。

十月四日当天晚上十点多,华山路派出所五、六个穿便衣的警察开了两辆车来到安凤波亲属家,对安凤波谎称:“你们不能在我们这儿,给你们送家去。”当车开到江南乡政府时,警察把安凤波亲属家的钥匙留给治保主任。警察对乡政府李书记说:“这事是你们处理还是我处理?”李说:“你们带走处理吧!”这期间有一个警察上前用拳头推安凤波,并大喊道:“你知道你是什么问题吗?”随后强行将安凤波夫妇拽上车。之后把夫妇二人带到华山路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警察把安凤波夫妇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并用手铐铐住。之后轮番非法审问。其中一个姓王的警察对安凤波的妻子韩爽说:“就是我和所长把你姑送进劳教的。”在非法审问过程中,韩爽因没有回答警察的任何问题,当时值班的警察郑海峰就用韩爽的兜子砸向韩爽。下半夜三点多,警察把安凤波夫妇分别铐在床和长条凳上。

第二天下午三点钟左右,郑海峰给安凤波夫妇照像。因安凤波夫妇不配合,郑海峰就对他们二人大打出手。四点钟左右,警察以证据不足不得不将他们放回,并将二人的电话强行扣下,并告之十一号再来取。五点多钟,两个便衣冒充是安凤波的朋友(其中有一个说是姓李),到安凤波的岳母家问安凤波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家人没让其进屋。六点多两个警察又来到安凤波的父亲家,并把安凤波父亲带到华山路派出所。

五点多钟,两个便衣冒充是安凤波的朋友(其中有一个说是姓李),到安凤波的岳母家问安凤波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家人没让其进屋。六点多两个警察又来到安凤波的父亲家,并把安凤波父亲带到华山路派出所。

正告参与迫害者

吉林市跟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恶人们在这十一年里打着执法的幌子执法犯法,谎言欺骗民众,绑架迫害好人,私自撬锁、非法抄家,抢劫私人财物等,坏事做绝,行为如土匪一般。当地老百姓讲:“带证的土匪在公安”。

在此正告吉林市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们:不要继续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良心和道义,甘心做中共残 害善良的帮凶,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品。你们可以选择的机会已经不多了,请在善良与邪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脱离邪恶,停止迫害,释放安凤波夫妇及所有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邮编:132106(区号0432)
地址:吉林市丰满区白山乡松江村山上公安局看守所
原所长:朱宝林
原副所长:丛茂华手机号:13904422992
副所长:刘长军
干事:朴刚:手机——13514426559、 13904405029
吉林市看守所:辛桂颖 (女) 电话0432–4819047 13944683096
看守所接待室电话:4819048
吉林市看守所电话号段:4819000  、   4819099
4819031 4819032 看守所投诉电话
4819044 4819043 驻看守所检查室
所长接待室电话:4819031 、   4819032 、   4819043  、  4819044

发表评论